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服务 > 旅游动态  
柴沟堡的历史与变迁(上)
  发布时间:2018-04-13   信息来源:文体广电局

     张家口的筑城历史,可以追溯到五千年前的黄帝城,现在张家口还遗存着诸多成建制的古城、古堡,它们格局还在,建筑完好。

古城堡让历史变得伸手可触,仰望可观,位于张家口市怀安县北部的柴沟堡,就是历史的一个缩影,它历经1200多年风风雨雨,见证着历史变迁。

1矗立千余年的古城堡

法国汉学家埃玛纽埃尔-爱德华·沙畹拍摄于190710月的怀安县街道

 

就单一地域而言,张家口的古城堡从黄帝筑城到民国修堡,五千年绵延不断。都城、镇城、府城、卫城、州城、县城、驿城、军堡、民堡,类型齐全。张家口地上的、能看到的古城堡仍有四百余座,柴沟堡就是其中之一。

    

       五六世纪时的柴沟堡,西坡东洼,北泉南沟,林木葱茏,绿草如茵。清水河、二洋河、三水沟、四水滩与东洋河水汇合后向东流淌,灌溉沃野千里。

 

这一时期,突厥族在北方兴起,于552年建立起以漠北为中心的突厥汗国,柴沟堡这块宝地成为其漠南属地。

 

唐太宗贞观四年(630年),突厥为唐军所败,柴沟堡地为唐王朝边防要冲。唐开元二年(714年),唐玄宗李隆基为巩固边防,开始在沿边扼要之地营筑军事设施,以屯兵戍守。

 

柴沟堡地因自然环境的优越和地理位置的重要,成为边防营垒要塞寨沟戍寨沟营垒于开元二十七年(739年)始建,夯土围垣呈正方形,其面积约为现今柴沟堡城面积的六分之一。规制虽然不大,也很简陋,但奠定了堡城的基础——“寨沟有了的雏形。

 

古代的,是指用土和石块修筑而成的小城,也有有城墙的村镇”“构筑的军事工事之意。寨沟从始建之初,两种功能便兼而有之。

 

寨沟营垒建成后,除了官兵屯田驻戍,用于军事防御,也开始有家属随军落户。堡南深沟纵贯,地貌奇绝,堡名含也由此而来。

 

然而,唐末的连年混战,宋朝的积贫积弱,让寨沟饱受战火摧残,屋庐被毁,边防的营垒又沦为辽国的后方,墙垣颓倾。此时,堡南沟谷里盛长灌木丛林,辽军民取柴用之,寨沟被称为柴沟

 

1211年,成吉思汗率军南下攻下金。柴沟村归元,置元人村落柴沟营,旧垣基被推平向四方扩展。


明正统二年(1437年),为巩固边防,抵御蒙古入侵,利于战守,都指挥文弘广在柴沟营的东部夯土重修堡城,堡城有东、南、西城门三座,规模修整,气势严固,竣工后,命名为柴沟堡。其时,驻扎官兵最多达三千余名,巩固了边防。明万历二年(1574年),堡城城墙加高,包砖砌石。

清康熙三十二年(1693),柴沟堡始划归怀安县管辖。

    

        随着时间的推移,柴沟堡不断完善,街道宽阔,屋宇整齐,庙寺众多,民间有八座戏楼四峙坊,大小庙宇四十五之说。玉皇阁、文昌阁、城隍庙、关帝庙、东大寺、古戏台等雄伟壮观,商号民宅错落有致,城外绿树成荫,良田碧野。

 

覆载遍四海,感通及柴沟。城上东南隅,照耀起重楼,簷瓦接云根,柳密鸟争投。绿窗开峻岭,曲水环龙湫。空翠映朱栏,皋田抱芳州……”曾任柴沟堡守备的王柄在他的《登文昌阁述怀》中写下他对柴沟堡的印象。

 

进入民国时期,因京绥铁路(也称京包铁路)的开通,柴沟堡堡内铺店林立,商旅云集,市集繁华,成为塞外重要的物资集散地之一。

 

2小车站 大历史

 

 

柴沟堡车站位于柴沟堡镇的西南角,是京绥铁路线上的一个普通的三等中间小站。它虽然不是家喻户晓,却在110年的历史中,带给柴沟堡许多变革,它背后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记录了历史,承载着记忆。



该站始建于1908年、1910年通车,第一任站长是中国著名的铁路专家詹天佑的弟弟:詹天佐

柴沟堡站——一个1908年修建、1910年通车的百年老站;

柴沟堡站——一个中国自建铁路史上最早的自筑车站;

柴沟堡站——一个由中国铁路工程先驱詹天佑亲笔手书站名的历史性地标。



甲午战争后,帝国主义列强瓜分中国的野心膨胀,疯狂进行经济掠夺,攫取中国铁路修筑权中的高额利润。



清末,《简明铁路章程》颁布后,掀起了一股自主兴建铁路的热潮。清政府意识到修建一条通向西北的铁路迫在眉睫。



张家口,是北京通往内蒙古的要冲,西北重要的交通枢纽,也是中国内地通往蒙古国乌兰巴托以及沙俄的必经之地。修建京张铁路的军事、经济和政治价值显而易见。清政府将这条铁路的终点选在张家口市。



京张铁路在杰出的铁道工程专家詹天佑的指挥下,历经四年艰苦建设,于1909102日建成通车,创造了中国铁路早期建设史上的一大奇迹,让西北地区看到了现代交通时代的曙光。



京张铁路通车后,詹天佑担任了张绥铁路的总办兼总工程师,主持修筑京张铁路向西北延伸。

张绥铁路,从张家口通往蒙古草原的重镇归绥(今呼和浩特),该路头枕燕晋,横贯察(哈尔)绥(远),为我国从华北通向西北的第一条铁路干线。



190910月,詹天佑亲自测勘了张绥铁路初定路线。19102月初,詹天佑冒着严寒,再次率队实地调查,认定了自张家口起,取道阎家屯,沿大洋河北岸绕行升高,直趋北沙城,渡大洋河、小洋河至柴沟堡,到达天镇的线路方案。



路线正式确定后,修筑速度加快。柴沟堡火车站的建设按照詹天佑的计划,于1910年底通车,成为中国自建铁路史上最早的一座自筑车站。柴沟堡车站建起了候车室及直径3.96米、容量为29.44立方米的小水塔,詹天佑亲自为车站题写了柴沟堡车站五个楷书大字,而詹天佑的弟弟詹天佐,则担任了柴沟堡站的第一任站长。



京绥铁路的通车,为柴沟堡的经济发展提供了支持,在不同的时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诗人蔡其矫写于194511月的《在柴沟堡的站台上》等诗篇,描述了抗战时期战士们的高大形象:一群刚从火线上下来的伤兵聚集在柴沟堡火车站的站台上,有如叙述平常的故事一般平静地叙述着前线的战争,浮雕般的刻画了为了人民的自由和生命……流过血的战士们大无畏的品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