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服务 > 旅游动态  
怀安第三屯欲重整“武社火”雄威
  发布时间:2018-04-09   信息来源:文体广电局

第三屯村曾表演过武社火的老人们

在怀安县第六屯乡第三屯村,据说明末就有了武社火,但传至上世纪六十年代,武社火的表演中断了。庆幸的是,村里一些老人愿意把手中技艺传承下去,或许武社火重新活跃在年节里为期不远。

一度流行的武社火

正月里,在我市农村,跑驴、秧歌、旱船等社火表演应接不暇、热闹非凡,这些社火表演属文社火,据说在怀安县第六屯乡第三屯村还有一种武社火武社火果真存在吗?

所谓武社火,就是由善于武术的习武之人和他们的弟子们组织起来进行的武术表演,是区别于跑驴、秧歌、旱船这些文社火而言的。据史料记载,武社火源于山西太原。太原为兵家重镇,长期战乱,形成了尚武乡风,逐渐形成了年节习俗---“武社火

随着山西晋商东移,将其独特的武社火带到了怀安,尤其是第三屯村,武社火一度十分流行。

据说明末就有武社火了,都是一出一出的武戏。在村委会,倪守信打开记忆的闸门述说着。

一直以来,第三屯村都有在正月里表演武社火的年俗,参加武社火表演的都是本村的村民,人数在四五十人。令人遗憾的是,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武社火渐渐消失了踪影。

倪守信解释说:“‘武社火消亡的原因,是都被样板戏所替代了,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武社火演出时十分讲究排场,人数多、服装多,每次排练表演时,要么人不齐,要么服装不够。

如今,在村子里曾演过武社火的村民还能找出来十多个人来,不过年龄都在七十岁以上了。倪守信讲道。

记忆中的武社火

据史料记载,第三屯村耍武社火时,为防止真刀真枪误伤,在表演武社火时,一律都是罗汉棍,一共两队,分男女两队,每对八人,一起表演。

除了表演传统的罗汉棍、少林棍外,主要是对打,双方化妆成军士、有将军带领,穿戴和古代战争中一般不二,对打起来喊杀声震天。倪姓族人还排演了《大战金沙滩》、《闯王进京》等精彩节目,特别是《大战金沙滩》节目,有人扮演成杨家七郎八虎,与辽国韩昌、肖天佐、肖天佑等对阵,兵器的撞击声,娴熟的对打,令人兴奋不已。后来排演的《闯王进京》有故事情节,还有对白,更是精彩。

过去,村民每年在腊月里就排练上了,正月里演,活跃上一个月,表演者大都是村里的年轻人,也不懂得累,上午演一场、下午演一场。

据倪守信介绍,第三屯村当年归左卫公社,公社里有剧团,自己在剧团里当演员,刀马旦、小旦等角色都扮演过,也曾担纲老生、小生等角色,当时剧团主要演出晋剧。除了演戏外,倪守信还热衷于武社火的年俗表演。

倪守信依稀记得当年武社火的演出场面,那时他只有二十多岁,主要表演《闯王进京》,人物众多,除了李自成等大人物外,还有武将,武将都穿着是戏曲中古代武将所穿的铠甲,后面插有四杆旗,胸前有厚铁片,都是用来保护身体的。人数最多的是兵丁,8人手里拿枪;8人手里拿棍等。

第三屯村的年节社火文化积淀深厚

受邀到县城表演

据史料记载,在武社火表演时,表演者清一色的武装短打扮,身着紧身的民族武装,或黑、或青,或蓝,也有白如皓月,红如炭火的。至于头上有戴传统的英雄帽,有以青、红、白、黑等色的布缎罩头,可谓英姿飒爽,非同一般。

表演者伴随着古朴雄浑的鼓点,手挥刀枪棍棒十八般兵器,真刀真枪绝不含糊。或有个人献艺者,或有二人对打者,或有三打一的,有时甚至有群狼扑虎的若干人围打一人的。

还有翻跟头的,总之,刀来棍去,枪到戟往,令人眼花缭乱,心跳不已,特别受到村民的喜爱。倪守信回忆。

李树龙,第三屯村村民,今年75岁。在表演武社火《闯王进京》时,我扮演一名士兵,当时我只有十五六岁,我记得自己一连演了四年。李树龙说。

据李树龙回忆,武社火一般要演出2个半小时甚至3小时,除了塑造闯王李自成的形象外,还有跟随闯王的四名大将,兵器有穗子棍、矛、盾、刀等。过去村里有一位名叫程登之的师傅,于是,李树龙拜他为师,在冬天农闲时跟他学艺,主要学习穗子棍。

上世纪五十年代,县里还邀请第三屯村的人到柴沟堡表演武社火,为此还给第三屯村发了奖状。

倪守信还回忆,村里除了武社火外,还有文社火文社火8名打鼓的、8王八4个老妈子组成。扮演王八的村民反穿皮袄,头戴斗笠,腰缠麻绳,绳上拴有铃铛,人一走铃铛就响个不停,手上还甩着鞭子。老妈子耳朵上挂着红辣椒,抹着红嘴唇,手里拿着芭蕉扇。

除此之外,还有8个划船的,8个坐船的,划船的身穿大襟的灰色长袍。另外还有灯倌,灯倌倒骑毛驴,毛驴是真的,灯倌主要表演道四句,就是现编四句吉祥话,还十分押韵。

文社火的表演者一边舞,一边拜年,一般都在上午拜年,进到村民的院子里,灯倌说上吉祥话,村民们递上糖、烟等物品。

过去村里一年四季也没有个娱乐活动,社火表演是村里唯一的文化活动,那一刻村民们是最开心的。

尝试恢复武社火

当年在怀安县,别的村子表演的都是文社火,只有第三屯村有武社火,打穗棍、翻跟头、七节鞭等,都很精彩。上世纪五十年代往后,会武社火的村民越来越少,武社火也就渐渐销声匿迹了。

倪守河,怀安县第六屯乡第三屯村党支部书记。他介绍,村里有3000多人,是从山西迁移过来的,听说祖上是明朝的运粮官,有封地,在村子里形成了倪、郝、白、曹、庞、胡几个较大的姓氏。

村里也试图尝试恢复武社火的年俗。倪守河说:去年在村内的大街上,我还问村民,能否将武社火挖掘一下,再组织起来表演。

村里的老人还记得穗子棍的打法,一些对打的招式也还记得,这些老人们也愿意教给村里的年轻人。李树龙满怀信心地说。

第三屯村的武社火蕴含着深厚的文化底蕴,是我市社火表演中的一朵奇葩,它扎根泥土,绽放花蕾。希冀不久的将来,它还能重新活跃在年节社火的表演中。